1月6日,是江泽民和夫人王冶坪的结婚纪念日。


中央领导人的结婚日期,很少见诸媒体。但在一些公开出版的书籍中,会有所透露。

由上海交通大学编写、2006年出版的《江泽民和他的母校上海交通大学》一书中,曾记叙了江泽民和王冶坪的金婚(结婚50年)纪念日。

书中记录: 2001年1月6日下午4点左右 ,江泽民的7位老同学携夫人应邀来到位于中南海的江泽民住所。

席间,大家回忆了50多年前的学生时代,又交流了近年来的工作、生活体会和社会热点。饭毕,江泽民弹起钢琴,用意大利语演唱了一首《我的太阳》,接着拉起二胡唱了一段京剧。之后江泽民和老同学合唱了几首老歌,大家合影留念。

临别前,江泽民向大家透露:这一天是他和夫人王冶坪的金婚纪念日。

由此推算, 今年是江泽民和王冶坪结婚66周年。

“政事儿”(微信ID:gcxxjgzh)梳理发现,一些公开出版发行的书籍和新闻报道中,曾介绍过江泽民和王冶坪几十年婚姻生活的点点滴滴。


两人在夕阳下的草地上谈天




江泽民和王冶坪从相识到相恋,堪称“青梅竹马”。

王冶坪和江泽民同是江苏扬州人,她比丈夫小两岁,1928年出生,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学院。

“政事儿”梳理公开资料中发现,江泽民和王冶坪恋爱的时间,大约为1947年至1949年,当时两人都20岁出头。

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日出江花——青年江泽民在上海》一书透露:1947年,江泽民从上海交大毕业后进入上海益民食品厂工作,“全厂上上下下都和他相处得很好,就连他的女友王冶坪同志也很熟悉了。那时,江泽民和王冶坪正在热恋中。”

书中还描述了两人恋爱的情形: “王冶坪那长长的眉毛下闪着一对大眼睛,她经常来厂里看望江泽民。夕阳西下,他们和厂里的朋友在那绿草如茵的草地上谈天。”

冬季的一个周末,23岁的江泽民和王冶坪举行了婚礼。

他们的婚礼是在上海当时的四马路(现福州路)上的杏花楼饭店举行的。 两人的婚宴很朴素,只准备了一些茶点,参加婚礼的人员主要是双方亲友。

婚礼证婚人是江泽民的老同学张安铭、王慧炯和唐宗炎。 王慧炯曾回忆:“按照传统,每个宾客都送一个装钱的小纸包,有些还装在红纸包内。当然,宾客送的钱抵不上婚礼的开销。”


能不能请你准备一把椅子,让她坐一坐?


66年来,江泽民和王冶坪相互照顾、相互扶持。江泽民在上海工作时,曾流传着他为病中夫人喂饭的故事。

王冶坪身体不好,有段时间生病住院。一天中午,江泽民刚开完会,饭也没吃就赶到医院。

当时刚好有人到医院探望,看到 江泽民在病床旁为夫人一口一口地喂饭。 饭盒里是医院供应的病号饭:蛋花面条,冬笋炒肉片。

在担任中央领导人后,江泽民时常会偕王冶坪调研视察或出访。长时间的公开活动,会让患有颈椎病的王冶坪吃不消。她身体不适时,江泽民都会细心照料。




1994年9月,江泽民携王冶坪赴欧洲三国访问,这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,继刘少奇王光美之后,国家领导人第二次偕夫人出访。

此行抵达法国时已是第三站。王冶坪第一次随访,出席了多场外事活动,加之长途颠簸,身体十分劳累。


在会见时任法国总统密特朗时,江泽民用英语低声说: “我夫人长途旅行很疲乏,有些头晕。能不能请你准备一把椅子,让她坐一坐?”密特朗立即让人搬来两把椅子。

1995年6月,江泽民偕王冶坪到吉林省视察调研。在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,他们见到了老同事沈永言。沈永言私下对江泽民说:“你和妻子一起出国访问的时候,你好像总是抓着她的胳膊拽着她走。在电视上,这样看起来有点别扭……”

江泽民回答说: “我怎么办?要是我不扶着她,她就走不动。”

王冶坪同志不让我吃,那就不吃吧”


事实上,回归到日常生活中,家务多由王冶坪操持。王冶坪每天下班就赶回家照顾家庭,江泽民妹妹曾透露, “三嫂王冶坪,承担了所有的家务。”

“政事儿”(微信ID:gcxxjgzh)注意到,俭朴,是王冶坪治家的风格。

江泽民在上海工作时,家里住的是一套老房子。虽然单位招待所收费比较便宜,但每次老家来亲戚时,江泽民和王冶坪都“自己克服一下”。

王冶坪的办法,就是向管理科 借被子和席子在家“打地铺”。遇有老家来人住宿,就在客厅或办公室里睡。

当时,他们家中的副食品供应由管理科代办,油盐酱醋、肉鱼禽类,基本上都按市场价买进,开出发票,一个月结一次账。江泽民叮嘱他们,既不要去弄便宜货,也不要专门去搞特殊食品, “市场上有什么就吃什么”。

有一次,管理科跟江家结伙食账时,王冶坪听说上个月吃掉500元,就把一个月的订菜单、发票都仔细看了一遍,说:“一个月吃掉500元,这样下去怎么了得?猪肉吃太多了,要限制一些。小品种也要减少,以后多来点大路菜。”

“政事儿”(微信ID:gcxxjgzh)注意到,王冶坪日常还照料丈夫的饮食、睡眠健康。

江泽民就任总书记后,第一次回上海时,老同事们问他:“你已经离开上海了,上海也是你的家乡啊,你吃想些什么,就说吧,换换口味也好。”


江泽民想了想说:“上海有几样小菜特别好吃,一样是毛豆、青椒炒肉丝,一样是凉拌茄子,还有鸡毛菜也很好吃”,他特别点了家乡扬州的“狮子头”:“我最喜欢吃,也带一点。”

王冶坪在一旁说:“扬州‘狮子头’太肥了,你还吃肥肉啊?”江泽民听了笑笑说:“好,好,王冶坪同志不让我吃,那就不吃吧。”

1997年,江泽民接受《时代周刊》采访时说:“有时候,我会失眠,比如在发生自然灾害的日子里。尽管有现代科技,但我们主要还是靠天吃饭。 我特别要感谢我的夫人,他总是劝我说,毕竟饭还得吃,还得设法睡一会儿觉,因为第二天我还得继续工作。


王冶坪凑2000元为丈夫买钢琴




“政事儿”(微信ID:gcxxjgzh)注意到,尽管日常生活节俭,但王冶坪也曾掏空家底、对丈夫大方过一次。

众所周知,江泽民有喜爱音乐的艺术特长,能弹一手好钢琴。但在早年,钢琴在中国家庭中是一件“奢侈品”,他们家中的钢琴,是王冶坪“下狠心”才买的。

此前,江泽民多年的心愿是有一架钢琴。可由于家里人口多、开销大,一直攒不够钱。

有一天,王冶坪下了狠心,把到期的存折都拿出来,又向在上海的亲戚借了点,凑足2000块钱买了一架国产聂耳牌立式钢琴,了却了丈夫的心愿。


之后江泽民工作调动,把这架钢琴也带到了北京。


即使在江泽民当上总书记之后,王冶坪依然保有低调、淳朴的风格。

2001年11月,江西发生自然灾害,新华社一篇报道中称,当月,江泽民安排工作人员,悄悄到社会物资捐助点, 送来了两大包洗得干净整齐的棉、毛衣 。当时负责接收的民政干部事后向记者透露,当时工作人员在包里还放了一个条,上面写了江泽民与王冶坪所捐的衣物件数。

这名工作人员临走时特意嘱咐: 与老百姓捐的衣物放在一起,不要将江泽民王冶坪捐的衣物挑出。


“政事儿”(微信ID:gcxxjgzh)撰稿/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校对:陆爱英


本文资料来源

《日出江花——青年江泽民在上海》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
《江泽民和他的母校上海交通大学》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
《为了世界更美好:江泽民出访纪实》世界知识出版社2006
《他改变了中国——江泽民传》上海译文出版社2005
《红墙纪事》中国言实出版社1996


长按二维码免费订阅“政事儿”